Neverland

You can`t take the sky from me.

就是2013-9-15(或者应该说是9-14?)那天我做的一个梦而已。

其实严格来说是两个梦,中间我有醒过来一次,但非常奇怪的,它们两个似乎是可以连在一起的,我已经好久都没做过这么让人唏嘘的梦了。

两个梦的主角之一,除了我之外,是我在三次元喜欢的一个妹子——当我说喜欢的时候,我是指in romantic way而不是普通的朋友那种,当然,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就称她为A好了。

第一个梦的开始,我和A似乎听说了一些事情,于是到一座大楼里面去“探险”,那座大楼好像一个鬼片的片场——整座大楼似乎全部都是一个废弃的生化实验室,里面遍布着蛛网灰尘,我们不时会碰到一些样子非常可怕却根本叫不出名字的东西的骸骨骷髅。我不知道在梦里我们为什么会去那里的,总之那不是一场非常让我舒服的旅程。后来,我们来到顶层一间心理咨询室一样的地方,那里几乎是整座大楼中唯一一间不是肮脏破败腐烂不堪的地方,甚至它还有一张心理咨询师用的那种小床,而且上面还有一张看起来很舒服的毯子。大概是因为我忘记了把脑子带到梦里,走进那个房间之后的我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居然躺到了那张床上打算睡一小会儿。而在我躺上去后,A也走过来躺在了我旁边,因为那张床很窄,所以我们几乎是抱在一起的;)——在三次元,现实生活中,她就是一个神经有些大条的人,而我却比在这边还要龟毛,我非常讨厌一般人进入我的安全距离,更别提肢体接触,而她却在不断打破我的那些规则习惯,以一个正常的朋友的身份。我很多年没有在现实生活中喜欢(就是那种喜欢)过一个人,或者,我甚至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而她是唯一一个。

这其实就是第一个梦,它让我唏嘘的原因只是因为它的前半段太过惊悚,而后半段又太过美好。并且,在现实生活中,我也有很久没有见过A了。

而第二梦才是真的足够诡异的那个。你看过BSG和Dollhouse么?这个梦就像是它们两个的合体。

其实它的场景跟第一个相比,简直太普通了,还是一座大楼,但不再是那种鬼片片场的可怕样子,而就是那种正常的有着玻璃幕墙的大厦。梦中的第一个场景,还是我和A,在一间心理咨询室一样的地方,不过这一次我们身边还有其他几个朋友。整座大厦还是一个阴谋中心,而我们也依旧还在探险。我们计划着到楼下的某一个房间,似乎那里更加安全或者有我们想要的答案,那儿像是一间教室,摆放着很多木质桌椅,我们到了那里。但在那之后,我们的其他那些朋友和A好像都因为某些原因要离开这个房间分头去找些什么,而我则被留在那里等他们回来。我在那里碰到了一个形容枯槁的男人,他似乎给了我一个警告,但我已经几乎记不清了,大致是有关整座大楼的阴谋的,他吓到了,而恰好这时警报器响起,我跑出那个房间,正好碰到A向我跑来,但是她换了一身衣服,穿着一件医生的白大褂,她说要来接我去一个地方。但还没有走出两步,另一个依旧长着A的样子的人来到我们面前,她的衣服上有着水迹和血迹。(为了区分我们按出场顺序称她们为A1,A2好了)。我惊悚的看着她们,她们却浑然不觉地跟我解释,她们刚才分头去找东西了,并且依旧一副跟我熟悉无比的样子要带我去某个地方。我想起了之前碰到的那个男人给我的警告,逃开了那里,并且打算逃出整座大楼。但就在我已经达到大厅,甚至都已经看到那道玻璃旋转门和门外来往的行人时,两个同样长相一模一样的男人抓住了我,他们一脸和善地将我架入电梯我却根本没有办法反抗。他们把我带到最开始那间“心里资讯室”,我被固定在那张小床上,而一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拿着档案走到我身边。她先是问了我一个名字,A的名字,但却说了一个跟她的经历身份完全不符的另一个身份(好像A本来是个生化科学家,而她却说A是注明的导弹研发人员之类的,好吧,我知道这很扯但我就是这么梦到的……),我摇头并跟她吼不是那样的,而她却一脸淡定地翻着档案并表示她只是拿错了。

然后那个梦接下来的场景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是它的梗就像是……A是一个cylon(如果你看过BSG,当然你要是没看过就把它当成是克隆体就好),她有很多具相同的躯体,但她们之间却是独立并不相连的,她们最初都是空白体,而人格则是被后天植入的(这就像是DH里面),而因此其实每一个“她”的人格也都可以被重置,而整座大楼就是她们的dollhouse。最初我的A,被他们植入了那个生物科学家的人格并送到大楼外面,和我以及所有的朋友相识,就像是一个间谍,但是后来他们发现他们没有办法控制A了,A真的变成了我们当中的一员并在同我们一起想要揭穿这个地方的阴谋。于是在我们潜进那个地方想要找到什么证据的时候,他们抓住了我的所有朋友,以及A,并将她原本的那个人格抹去,重新植入了另一个人格,就是前面出现的A2。而A1则是一直被植入了一个人格并始终在大楼中工作的。他们也要抓住我,而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一个长着A的脸的人来找我当然会取得我的信任,但中间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调遣错误,才会让A1和A2同时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不知道这个梦的结局是什么,我也没有办法给这个故事想到一个HE。

评论(4)
热度(1)